页面载入中...

美一客机紧急空中放油致地面26人受伤 含17名儿童

admin 美国式禁忌4结局 2020-02-18 427 0

  这是一间普通的平房,靠窗摆放着一个宽大的书案,书案上大大小小的毛笔,墨水,宣纸,镇尺等一样俱全。墙上挂着书家赠送的两幅书法条幅。简易的书架上有《书法·章法》《书法大字典》等书籍。

  出生于上世纪30年代初期的袁鸿典,退休前是一位中学高级教师。他从6岁起,进私塾,学写毛笔字,受到私塾老师的严格要求。那时候,毛笔是唯一的书写工具,写不好毛笔字寸步难行。童年时期的刻苦练习,为他日后对书法艺术的追求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认真写好一笔一画的习惯,一直伴随他终生。他在长达半个世纪的教书生涯里,也一直保持着写毛笔字的习惯。

  袁老师先后在老家柘城县农村的几所中小学教书。虽然大多数时候所担的课程是数学,但由于他对书法艺术的热爱,国学文化的基础十分扎实。学校领导及上级教育部门的负责人常常抽调他去帮助写作材料。因为毛笔字写得最好,他也成了大忙人。逢年过节,亲戚邻居门上贴的春联,要他写;村里人家平时有了红白事,请他写;学校里出墙报、刷标语,也都是由他出面完成。大家都说,袁老师脾气好,为人随和,无论是公事私事,随请随到,从不计报酬,不讲条件。就这样,即使在文化荒芜的日子里,他也没放弃自己对书法的爱好。是生活,人情,逼迫着他把书写的水平一步步提高。他教过的学生还依稀记得,那时候,校园里,村头上,到处都贴着袁老师写的大字。

  书的扉页上,写着一行小字——献给第三百三十五号俘虏。

  3月15日到24日,由澳大利亚驻华大使馆主办的第十一届“澳大利亚文学周”举办了一系列交流活动,理查德·弗兰纳根受邀来到中国,新京报书评周刊对他进行了专访。

  十二年了,理查德·弗兰纳根还在写。他不想让《深入北方的小路》和市面上有关“死亡铁路”的书一个样。他想让它被铭记。可是,太难了。刚开始,他劝自己“别碰”这个厚重的题材,“可能会毁了它”。随时间推移,他却发觉,父亲太老了,如果不趁他在世写完,就永远完不成了。于是写书的想法“不停膨胀着,如鲠在喉”:“我不写这本书,就再也写不了别的书了。所以我必须写,为的就是能继续当一个作家。”为此他试过很多办法,用第一人称讲述,增减人物,尝试更柔和的叙事语言,都不行,烧掉手稿,重新开始,“就连写出一个让自己满意的句子都难”。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美一客机紧急空中放油致地面26人受伤 含17名儿童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