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非遗中国:井陉拉花

admin 耽美漫画肉 2020-02-18 86 0

  陈辉随即与工作人员到这位老先生家鉴别古物。“他家当时住在大杂院中,又是即将搬迁的时候,两件‘石墩’就放在院子的角落中,上面还堆了好多蜂窝煤和一些家里的杂物,表面已经不是很干净了。我们当时都没想到这是一件货真价实的文物。”

  但工作人员进行清理后,发现两件被当作“石墩”的文物用材讲究,竟然是汉白玉质地。其上的雕纹虽然简洁,但明显可以看出雕工之细腻。

  “我们后期研究时也请教了一些专家,确认这不是简单的两块石头,而是文物的一部分。” 陈辉介绍,这对文物应是宫廷专用铜路灯的石座。石灯座呈须弥座式,仅在束腰和圭角处装饰有简洁的纹饰,上部有“十”字形插孔,用来安放形似亭子的铜质宫灯。

  作者:王涛

  “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朋”,说的就是刘震云这种情况,太聪明过人了,以至于没有评论家敢去评他的作品,免得露怯。“作家太聪明则没有评论家。”打一个不恰当的比方,莫言用丹田写作,刘震云用头脑,莫言有点类似于民间跳大神,狂言附体,跳出一身汗,却给人留出了阐释空间;刘震云则是神算子,手持一副八卦盘,刀子嘴,豆腐心,一切都在他的神机妙算中,旁人再说啥都是外道了。

  不过说实话,看到这么一个聪明绝顶的人兢兢业业写小说,也是当代文学的一大幸事。不是有句话说,现在聪明人早已改行不写小说了,言外之意剩下的都是笨人。

  读刘震云新作《吃瓜时代的儿女们》,最大的感触是猛。猛志固常在呀老刘。大作家还能这么不管不顾去反映现实,触及黑暗人生的底部,难得。贴现实贴得那么近,几乎像非虚构新闻体(把社会新闻稍作改编和夸饰而成的小说),但内里的罡风令人倒抽一口凉气。在每一个超级“燃”的经历后面,读者看到的是一条条颓败的生命线。

admin
非遗中国:井陉拉花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