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贾平凹:写出中国人状态,就是世界文学一部分

admin 撸吧 2020-04-20 554 0

  他不间断地去看、去闻、去听大地上的草木,不间断地研读《诗经》,不间断地写诗和摄影,日积月累,终于成就了《风吹草木动》这部“与《诗经》对话,与大自然对话”,“集优美的现代诗歌、隽永的博物随笔和迷人的自然摄影于一体”的奇书。

  在10月20日这个美好的金秋周末,莫非先生做客言几又北京王府中環店,围绕《诗经》,围绕《风吹草木动》,围绕中国大地上的植物与诗,分享了众多有意义的文化话题。

  我们中国目前已定名的植物差不多是32000多种。但是在《诗经》的时代,被命名的植物只有几百种。然而很有意思的是,《诗经》植物,从《诗经》结集到现在历经了不止2500年的时光。在这么漫长的时间长河中,所有“有名有姓”的《诗经》植物依旧生生不息,还留在华夏的大地上、山川中。在莫非看来,《诗经》植物的不朽生命力首先在于,它们跟中国人的饮食(粮食、酿酒、蔬菜、水果)及日用(药材、建筑材料)直接相关。莫非借助他在野地里以及家门口的胡同里拍摄的三百余惊艳的植物图片,讲述了五谷(粟、稻、黍、麦、菽)、菜蔬水果(水芹、荠菜、冬葵、葫芦、瓠子、瓜蒌、苦菜、萝卜、鱼腥草、枣树、桑树、猕猴桃)、药材(艾草、车前、葛、锦葵、红蓼),染料(茜草、荩草),建材(松、柏、榆、槐、漆树、枣树、杨柳、构树、)等丰富多彩的《诗经》植物与中国人日常生活的亲密关系,他甚至见缝插针地讲述了各物种间的亲缘关系以及具体的辨认特征,讲到了诗经植物的“名实对应”问题。如,“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这一千古名句中的木瓜,就是分别叫木瓜海棠、贴梗海棠的一类植物,它有别于今天的中国人常吃的外来种番木瓜。

  莫非强调,有很多《诗经》植物,比如梅花、蒹葭、荇菜、莼菜、勺药、蓍草、杜梨、唐棣、荷花等不仅有其实际的功用,而且被孔子之后的中国人给予了文化上的重新塑造,因而具有了特殊地位,得到了更好的保护。

  “日本电影能够获得青睐,与其高水准的艺术质量有直接关系。”沙丹直言。在上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日本影坛受到世界影坛变革的激荡,大师辈出,在电影方面成为整个亚洲最重要的区域,对亚洲电影的整体发展做出了非常大的贡献,“像之前获得金棕榈的衣笠贞之助、今村昌平和黑泽明,基本上都是上世纪60年代培养出来的。”

  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拍电影的是枝裕和,既继承了日本电影温情派、如小津安二郎电影的传统,其电影语言还受到了台湾导演侯孝贤的极大影响,融入中国的东方美学,无论议题提炼还是其他角度,都将当代的日本“生活流”(即将生活画面流水般地展现出来的技法)电影推向了极致。

  不过,沙丹也坦言,虽然日本电影在国际上得奖风光,但其实日本国内的电影产业发展没有想象中那么好。“受制于市场和资本,现在的日本,那种好莱坞式的大制作、纯商业电影已经很少了,主要流行两种:一是漫画改编的电影,二是关注当代都市生活的电影。”后一种也使得日本电影人不得不专注于创作,才有出头的机会。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贾平凹:写出中国人状态,就是世界文学一部分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